影 響 >>>
  一些軍事分析師認為,集體自衛權解禁意味著日本將擺脫髮展軍事力量、參加海外軍事行動的限制,今後一旦日本主動使用武力,“自衛隊”將實際上成為軍隊,而且,中國與日本因第三方因素而發生衝突的風險將上升。
  或以“關係密切”名義出戰
  和平憲法已被架空,日本在海外參與戰爭的道路由此打通。日本共同社解讀,集體自衛權解禁後,即便自身未受攻擊,日本也將可以為協防“關係密切”的國家而使用武力。
  軍事科學院外國軍事部研究員袁楊說,解禁集體自衛權對日本戰後軍事力量發展有跨時代的意義,意味著日本能夠以“關係密切”、“友好”的國家遭受攻擊為名義,主動參與一些超越本土防衛、非作戰行動之外的軍事行動,這一點變化非常大。
  袁楊舉例說,以前,日本自衛隊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主要承擔建設和平任務,往往是停戰、停火之後在後方。解禁後,日本自衛隊可能以武裝力量的形式出現在國際維和行動中,實際上就具有軍隊的性質。
  武器裝備發展擺脫限制
  解禁集體自衛權可以使日本發展軍事力量擺脫諸多限制。袁楊說,以前自衛隊不能有進攻性武器,導彈射程被限於較短距離。解禁後,“日本軍事力量可能會慢慢有所發展,不過會有一定限度”。
  但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劉衛東認為,日本不會馬上變得咄咄逼人,還是會相對慎重。因為周邊國家中,不光中國,韓國也很敏感。實際上,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依然會由美國主導,日本配合。
  中日因第三方衝突幾率增大
  袁楊認為,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大背景之一是中日矛盾,解禁包含著要遏制中國這一目的。
  安倍政府的新“動武三條件”非常抽象,允許使用武力的界限模糊。袁楊分析,日方措辭稱“關係密切”的國家,而不只是“盟國”受攻擊,比如,日本周邊兩個國家發生武裝衝突,日本就可能出手幫助一個“關係密切”的國家去打另外一個國家,即便這個國家不是盟國。
  日本執政的自由民主黨“二號人物”、幹事長石破茂去年11月曾公開宣稱,要擴大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範圍,如果菲律賓、越南、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受攻擊,打破區域均勢,“可能攸關日本生死存亡”,日本就可以使用武力介入和干預。
  “這就埋下一個伏筆,”袁楊說,“換句話說,以後中日之間由第三方因素而發生衝突的潛在危險會上升。”
  日本未來走向充滿不確定
  安倍政府開創了肆意曲解憲法、無視民眾意願的危險先例,精心算計,步步為營,日本正逐漸退回軍國主義的老路。
  日本國內許多專家學者也認為安倍此舉事實上是以非法手段篡改日本憲法,其實質是以行政權掏空立法權和司法權,由此將危及日本的根本政治體制,動搖日本的立國之本。
  解禁集體自衛權,不管安倍如何巧舌如簧,其真實用意不難看透,即二戰後日本實行的和平主義政策在他眼中屬於“消極”性質,必須改正。這勢必加深曾遭受日本侵略的亞洲鄰國的不信任感,使地區形勢進一步緊張。  (原標題:“自衛隊”實際上成為軍隊)
創作者介紹

lonely

eahvvkbkkyc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