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神農架5月4日消息(記者杜希萌)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去年六月份,中國之聲曾經關註湖北神農架"削山平谷"建造機場。當時在湖北某媒體的一則正面報道當中,提到機場"削平了5個山峰、填平了數百個溶洞",環境憂慮一觸即發。
  當時不少人在追問,這樣一個項目,建在一個國家級的自然保護區內是否恰當?是不是會帶來當地生態的崩盤?更加令人憂慮的是,作為機場建設的必要條件,環境影響評價工作,卻始終神神秘秘。從建設立項到運營通航,理應向社會公佈的神農架機場環評報告,就好像神農架的野人一樣,號稱見過的人都說有,但是老百姓卻根本見不著。當時在中央台記者的追問下,當地林區負責人給出的說法是,會在通航後給大家一個說法。
  就在不到一周之前,神農架機場已經完成了試航,即將在5月8號正式的通航。那麼,那個承諾的說法有了嗎?它能夠平撫此前所產生的長達一年多的焦慮嗎?為此,中央台記者致電了湖北神農架林區人民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直接給出了旅游的建議。
  工作人員:他現在航班的話暫時嘗試從上海到武漢再到神農架,6月份之前應該是隔一天才有一班,如果你要來的話我建議你先坐飛機到武漢,然後再從武漢直接坐飛機過來,或者是到上海轉機也都可以。
  記者:現在從武漢過去要多久?
  工作人員:武漢坐飛機只要40分鐘。
  不難聽出,當地政府對機場通航充滿了期待,因為這帶來的將直接就是大量的游客和收入。當然這也將對當地村民的生活產生不小的影響,期待的村民說,通航之後,“客從天上來”,他們也可以開一點農家樂,生活不至於像現在這麼窮,靠著大山沒有好處。
  但是對那些焦慮的人來說,他們的擔心與可期的利益相比,在當地政府眼中,或許是無足輕重的。無奈的焦慮者,甚至當地人都隱約的發現,山上的雲霧茶變得越來越難喝了。
  那麼事實上,直到現在,機場的環評報告仍然是難睹真容。唯一的蹤跡,是湖北省環保廳官方網站的兩篇文章:一篇是發於2009年5月7號的《神農架機場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通過專家評審》。另外一篇文章發於同年7月12號,題目為《神農架民用機場環境影響報告書獲環保部批覆》。但是我們的記者查詢了環保部網站,沒有找到相應的信息。一年前號稱會給公眾的說法,何時才能夠有答案?記者也是致電了神農架宣傳部,相關負責人表示仍然是需要等待。
  記者:之前給咱們宣傳部打電話是說咱們到時候,會在通航之後,公佈這個環評的一些情況,我不知道現在有這個情況嗎?
  負責人:是這樣的,我們現在還沒有正式通航,時間定的是5月8號,我們可能就要開發佈會的。
  記者:8號會有新聞發佈會是嗎?
  負責人:這個發佈會的時間具體時間還沒有定,5月8號以前,可能就是這幾天我們要舉辦一個新聞發佈會的,發佈會上肯定要公佈一些關於這個機場的情況。
  記者:現在對於社會上的那些質疑,咱們在發佈會上也會回應是嗎?
  負責人:具體的發佈會上面什麼議程,目前還不是特別的清楚。
  有媒體報道說,目前神農架所在的秦巴生物多樣性生態功能區已經因為機場建設遭到破壞,在報道當中有這麼一段描述:一段段山體被“開膛破肚”,一片片樹木因泥石流沖毀枯死。但在採訪當中,宣傳部有關負責人矢口否認。
  記者:後續應該要做的環保恢復可能沒有做完,現在有這個情況嗎?
  負責人:沒有這個情況呀,像我們神農架主要是以保護為主,因為那些建設都不在我們所說的那個核心保護區的。
  記者:應該是在咱們林區內但是不在保護區內是這個意思嗎?但是咱們林區也是屬於一個限制開發區域。
  負責人:那個是不能這樣概定的,因為我們神農架在開發這個決定建神農架之前,這個都是通過那個論證的,應該是沒有什麼那個……
  當記者致電當地環保局,卻被告知“環保報告涉及秘密”,目前還沒有計劃對外公佈。而整個機場生態恢復的措施,也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夠說清楚的。
  現實就是,機場即將通航了,項目是否經過環評,環評報告有哪些內容卻仍然是保密的。按照國家要求,環境影響評價在項目建設上有一票否決權。不通過環評,機場項目根本無法立項。而且,環評報告也必須向社會公開。
  專家:既然國家是明文規定的,他是建設項目的話,一級項目評價裡面,他必須有一部分內容就是公眾參與,就是他必須要做的,第二個它必須是在網上公示,至少是公示兩次,就是說第一次是你開始做完的時候應該有公示,第二是你環評報告有了初稿以後,這個簡本一些主要的結論要在網上公示,而且根據新的規則,他應該是要全文報告都在網上公示,他們不可能在那裡悄悄的,這個應該是違規的。
  更加令人擔憂的是,機場通航的,就像打開了神農架開發的“潘多拉魔盒”。據瞭解,目前據稱是配套建設的康帝溫泉酒店項目、神農架龍降坪旅游綜合開發項目、神農架臨空經濟區等項目,都將以“削平山峰,填滿深谷”的方式進行,而削山的面積將達到數千畝。
  曾參與過神農架林區生態補償課題研究的環保部環境規劃研究員劉桂環說,神農架作為中緯度現存的唯一一片原始森林,生態價值無可估量,即便基於機場建設前的情況,生態補償費也可能高達90個億,而機場本身乃至更多的建設項目,必將會帶來更嚴重的生態破壞威脅,這就需要一個常態的保護機制。
  劉桂環:項目建設本身他可能一次性實施,馬上就要有新的情況,就是投入使用的這樣一個情況的話,應該就是提高這個可利用性,如果進入的話那就提高他進入的門坎兒,收益中的大部分是用來保護區域本身的生態保護、生態建設和恢復的,作為我們來講呼籲各個地區要建立生態補償機制,那在這種情況下,因為好多地區都是一些貧困落後地區,那麼我們這些地區在發展的同時,要考慮到它的後續、它的長效性。
  湖北神農架機場5月8號即將通航,憂慮也與日俱增。那些藏著掖著的環評數據何時才能夠大白於天下?在利益面前、既成事實面前,所謂的保護,我們究竟還能夠做些什麼?
(原標題:湖北神農架機場即將迎來首飛航班 環評報告難露真容)
創作者介紹

lonely

eahvvkbkkyc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